今日特推:
您的位置: 口才网 > 口才分类 > 职场口才 > » 正文

职场人生解读:先口才培训是刘俐俐,而后变成张绍刚

浏览: 来源: 口才网

  【牛津管理评论-讯】张绍刚,内蒙古包头人。1990年进入北京广播学院摄影系,1994年成为北广研究生。现为北京广播学院电视系老师,《今日说法》主持人、《大家看法》主持人、《非你莫属》主持人、《挑战主持人》的嘉宾主持。

  2012年1月,微博上最火的话题之一便是,某台求职类真人秀栏目中,主持人张绍刚与求职女刘俐俐的唇**舌剑。

  简单回顾一下事情的过程。节目中,24岁的海归刘俐俐登场时自称喜欢莎士比亚的“英雄双行体”,并在解释该问题时夹杂英文,且附上了一句“一般人很少读到过”,整个表现颇有矫饰之嫌,使得气氛开始紧张。随后,张绍刚质疑刘俐俐口中所称“中国”,而认为应该称“我们这儿”,这个爆发点让人莫名奇妙,但气氛再度走向僵持,而至此,刘俐俐也似乎理解了对方的敌意,并开始还击。最后,众多老板评委们在与刘俐俐就其职业规划、任职经历和家庭背景进行了颇有****味的问答后,开始质疑其个性,并最终放弃了对她的聘用。

  视频在网络上迅速传开,李开复、姚晨、洪晃等网络红人开始发出声音,纷纷力挺刘俐俐,网友也几乎是一边倒地骂张挺刘。更有人找出另一主持人选拔节目中担任评委的张绍刚刁难应试者范煦的视频,再次引来一片骂声。

  张绍刚的表现的确让人反感,但大多网民的质疑更多是带着反感权威与同情弱者的情绪,也许,走出这些情绪,我们可以看到更多。

  张绍刚怒从何来?

  首先,我们的迷惑是,节目开播至今,张绍刚已经面临过众多形形色色的求职者,为何会对刘俐俐有如此激烈的反应?

  我们尝试分析张绍刚的心理。自我图式(self-schemas)是我们组织自己所处世界的心理模板,是关于“我们自己是奈何”的一个勾勒。在此基础上,我们依靠将他人与自我图式相接洽,进行Festinger所谓的社会比较(social comparisons),以便感知和评价他人和自己,这就是“自我参照效应(self-reference effect)”。

  我们可以粗略勾勒张绍刚的自我图式。准确来说,他有两个身份:其一是北京广播电视学院老师;其二是央视的知名主持人。可以推断,“知识”和“口才”必然是他自我图式中的两个重要内容。我们更可以推知,他在学生和粉丝们的反馈中建立了“有知识”和“好口才”的自我图式。

  刘俐俐大大咧咧的出现,恰恰是攻击到了张绍刚建立在这种自我图式上的自尊。没有长幼尊卑,没有放低姿态,一个“英雄双行体”让他无从评论,挑战了他的“知识”,针锋相对的话锋更是让他“感觉发冷”,挑战了他的“口才”。更何况,刘俐俐的留学的经历也是张绍刚没有的,从范煦的视频中,我们也可以看出他对“口吐英文”这一举动的反感。

  于是,自尊被威胁时,针锋相对的打压行为自然发生。事实上,纠正刘俐俐不应称“中国”而应称“我们这儿”只是一个托词,他需要的只是一个爆发点而已,因为“英雄双行体”已经酝酿好了他的情绪。而后,刚好主持人手中的权力让他可以引导舆论,于是,刘俐俐的悲剧便应运而生了。

  奇怪吗?张绍刚成名已久,而刘俐俐没没无闻,这种比较似乎有点无厘头。但遗憾的是,我们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社会比较。这种比较甚至可以延伸到另一个层面。比如,我们常常看到职场的向导和前辈斥责下属和后辈太张扬,不懂礼貌。实际上,是他们将新人与“当年的自己”在比较我当年可不像你这么懂得察言观色,你小子太有野心!我都是夹着尾巴熬出来的,你还想这么快出头?

  刘俐俐为何“矫饰”?

  其次,刘俐俐的举止也让“倒刘者”颇感不适。他们不相信一个24岁的女孩会对莎翁有多深的领略,何况少见“英雄双行体”,而时不时夹杂的英文和毫不掩饰的情绪也成为品评的焦点。他们质疑其的表现是“矫饰”。

  我们也可以分析刘俐俐的心理。她的举动实际上也是为了维护的自尊。年青人刚进入社会时处于弱势,此时,他们急需获得认同,这趋使他们去构建一种独特的“自我图式”,这实际上是一种防御机制。譬喻,一个人在社会的评价指标中比较弱小,而他就在“自我图式”中替换掉社会的评价指标,取而代之自己的专长,或者干脆是一些比较生僻的东西。因为,如此一来,在社会比较中,他们就不再处于弱势地位,可以获得自尊的维持。

  就刘俐俐来说,她求职时的条件以社会的指标来评价的确不够突出,譬喻,她坦诚是为了混****获得的自考学历,再如,她的工作经验也比较有限(相对她想找的编辑工作)。另一方面,她的优势是国外留学习得的英文基础,且有可能更容易接触到外国文学。如此一来,她自然要用“英雄双行体”来标识自己,尽管有可能她只是爱好(她也没有强调自己精通),她自然要时不时展示自己的英文,因为这样可以让她获得较好的自我图式。

  张绍刚对“英雄双行体”和“夹杂英文”的质疑也攻击了刘俐俐建立在这种自我图式上的自尊。平心而论,刘俐俐刚开始也试着规矩地回应,甚至自嘲地开起了自己的玩笑,比如说自己演巫婆。但当她发现张绍刚的较真时,激烈、不包涵面的回应自然也不可避免。只不过,节目刚好是主持人和各位老板评委的地盘,刘俐俐自然是胳膊拗不过大腿。

  不少人将刘俐俐的表现视为“矫饰”,并将此与80后90后的特征相接洽。实际上,这是走入了一个误区。人人都会以自我美化的方式来认识自己,展示自己,所以才会有被认为是“矫饰”的“英雄双行体”和夹杂的英文。而当人在面临自尊的威胁时,都会有一种应激反应,所以才会有那种被认为是“无理”的激烈回应。

  这与文化,时代都没有关系,人人都有过此类经历,不管我们把自己想象得再理性。我们想象中的理性,逃不过我们以自我为中心构建自我图式,通过社会对比认识自我和他人的规律。而一旦这种规律存在,我们的客观,就仍然是建立在主观上的客观。

  从刘到张的悲哀

  张绍刚和刘俐俐的冲突,是两种角色自尊的碰撞,底线的交织。在企业中,代表权威的管理者与被管理者之间也常常发生此类冲突。

  这种关系中,应不应该允许刘俐俐张扬个性和“矫饰”是一个关键,或者说,管理者与被管理者之间应该配置奈何的行为准则?事实上,“谁应该让出那条底线”的行为准则代表的正是一种组织文化。

  有意思的是,一些企业家朋侪在与我讨论两人时,步调一致地站在了张绍刚一边。原因很简单,这小女孩“太不懂礼貌了”。其一,不踏实,好矫饰;其二,不服从管理,喜欢和向导争对错。“要做工作先做人”,这是你进入贸易社会的常识!言下之意,绝对不会招聘类似的员工。

  网络红人们同情刘俐俐,大多是主张人格平等,反对权威对于人性的压制,这些毫无疑问是正确的。而这里,我更想谈谈两种文化对于组织效率的影响。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合作 - 网站留言 - 网站地图